<th id="qjuar"></th>

  1. <strike id="qjuar"><sup id="qjuar"></sup></strike>

    <strike id="qjuar"></strike><object id="qjuar"><option id="qjuar"></option></object>

    <thead id="qjuar"></thead>
    1. <code id="qjuar"><nobr id="qjuar"><sub id="qjuar"></sub></nobr></code>

    2. 行業分類:餐飲教育酒店休閑服務家居家紡服裝酒水飲品零售醫藥建材環保珠寶美容母嬰汽車金融
      加盟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加盟資訊  創業故事資訊正文

      從谷歌離職創業,林德康從未后悔:做語音助手,這條路是最好的

      發布時間:2020-03-19

      從谷歌離職創業,林德康從未后悔:做語音助手,這條路是最好的,回國創業一年半,林德康幾乎每個禮拜都會去看一次母親,母親經常問他,現在公司怎么樣,把 Google 的工作辭了后不后悔?林總是笑著說,現在很好。 類似的問題還有不少人問過。8 年 Alberta 大學教授,12 年 Google Research 科學家,林當時的選擇無論在工作"

      回國創業一年半,林德康幾乎每個禮拜都會去看一次母親,母親經常問他,現在公司怎么樣,把 Google 的工作辭了后不后悔?林總是笑著說,現在很好。

      類似的問題還有不少人問過。8 年 Alberta 大學教授,12 年 Google Research 科學家,林當時的選擇無論在工作層面,還是在生活層面,都跳出了自己的舒適區。

      這一點與他交流也能感知。林說話時總會出現奇怪的停頓,他小組成員邢家遠就說,“德康老師斷句特別明顯,說話時總要先想一想,內心活動一定是‘這句話在中文里怎么說’。”

      總之,在很多人看來,林原本有更好的選擇。

      有人曾在知乎上問,NLP(自然語言處理)界有哪些神級人物?作為華人圈屈指可數的ACL Fellow 之一,林德康(DeKang LIN)的名字被多人提及。有人還補充道,“DeKang LIN. 從 Google 回國,竟然沒選擇去清華教書,也沒接受 BAT 的邀請,而是做了一個小小的 Startup,奇點機智。”

      當事人顯然不認為這個決定有多不劃算。林告訴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在硅谷時就經常有創業的想法,也和很多人聊過,雖然離開 Google 是個很難的決定,但一旦有了能讓自己“exciting”的想法,下決心還是挺快的。

      伙伴 

      2014 年,林德康好友鄔霄云從 Google 離職,為創業做著各種準備,到年底開始組建自己的團隊。

      林和鄔相識于 2006 年,那時候鄔剛加入Google ,和林一樣,也是 Google 研究院的科學家。同為華人,再加上工作與生活的交集,兩人走得很近。據奇點機智軟件工程師 Scenny 所說,“德康老師跟霄云合作的 8 年中,是他們 Team 里最親密的人。”

      這似乎不難解釋,為什么林最終會選擇和鄔一起創業。但實際上,林加入奇點機智時,已經是公司成立一年以后,這么長的決策過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明,二人會師并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霄云單對單(說服)能力特別強,”邢家遠說,公司的技術骨干幾乎都是被他一個個說服加入,有人甚至是在完全不認識的情況下通過搭訕而來。但即使如此,在一些初創員工看來,鄔想拉林入伙幾乎不可能。

      Scenny 是奇點機智第一個員工。2014 年年底,他同時拿到了 Facebook 和 Google 的 offer,通過朋友找到鄔霄云時,想讓對方幫忙挑一下組。當時鄔推薦 Scenny 去林的小組,也跟他說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如果看簡歷的話,德康老師肯定不會選我。”Scenny 說,“Google 錄取的人,簡歷會放到一個池里,所有 Team 的 Leader 可以在這里招人。德康老師是研究院出來,基本上只招 PHD,所以按照他的標準,我覺得他不可能招一個北大本科生。”

      雖然鄔隨時與Scenny同步把林挖來的進展,并表示,“德康 80% 的概率會出來創業,如果他回中國,100% 會來奇點。”但在 Scenny看來,林加入奇點的可能依然極低,所以即使自己已經加入奇點,他也和林談好了日后加入 Google 的事情。

      轉機出現在 2015 年下半年。

      林之前的猶豫在于奇點的業務方向,他告訴雷鋒網,“霄云一開始做的是深度分享,這樣的話,我其實摻和不上什么,所以就沒有關注。”而奇點機智開始做輸入法后,Scenny 能明顯感覺到,在公司里見到林的頻率越來越高了。

      直到2015 年圣誕前夕,鄔回美國和林在 Google 總部見面,并表示公司業務將轉向語言助手時,林才終于下決心離開 Google。“創業很難,如果不是全職做,成功率很低很低。”林告訴雷鋒網,他的目標也一直很清晰——將自然語言處理技術應用到實際生活中,讓用戶感覺這個有用。

      不過,這還解釋不了為什么不留在 Google。

      一個很正確的決定

      時至今日,學術大牛進入企業已經成為一種潮流,但林在 2004 年加入 Google 前,這種事極為罕見。

      2003 年 10 月,還在 Alberta 任教授的林開始考慮學術假去向,于是聯系了 Google 研究總監 Peter Norvig,Peter 對此十分歡迎,林便將二人往來郵件作為申請材料交給了學校,并很快獲得了批準。

      可等到來年 3 月,學期快結束時,林又聯系了微軟研究院。他曾經在夏季假期待過微軟亞洲研究院,相對 Google 來說,與微軟的人更熟,對方動作也快,次日便發來了 offer。

      另外,微軟研究院在西雅圖,Google 研究院在舊金山,學術假將近一年,林考慮到家人不會隨自己一起過去,與埃德蒙頓(Alberta 大學所在地)有直飛航班的西雅圖顯然更方便一些。于是他向Peter 表明了自己的選擇,但沒想到 Peter 對他說,“別急著做這個決定,你過來看看,把家人也帶來看看。”

      今天或許很難想象學術界與工業界之間的涇渭分明,但在十多年前,林還在Alberta 大學任教時,“當教授就意味著一輩子在學校,一般會一直干到退休。”也有朋友對林說,二十歲就能看到六十歲。

      林倒沒有覺得這有多不好,“至少在學校做的事情都挺有意思,那樣的生活讓人滿足,只不過不知道后面會撞到什么機會。比如 Google。”他說。

      林至今毫不掩飾第一次到 Google 時的興奮,“我特別喜歡這個地方,大家做的事情也特別棒,好像能將 NLP(自然語言處理)應用得更直接。”Peter 順勢問他,愿不愿意全職過來,而不僅僅是學術假。就這樣,拜訪變成了面試,雙方很快達成了一致。

      如果沒有 Peter 這番邀請,林去微軟研究院便是定局,而如果去了微軟,據林估計,學術假結束后,自己最終還是會回到學校。所以現在回想起自己當時的選擇,林認為,“這是一個很正確的決定”。

      沒有“記憶”的Google

      “Dekang(德康),you have a PhD,dont you?”Alberta 前同事發現林在 Google 沒有獨立辦公室后戲謔道。這句話在某種程度上點出了林從 Alberta 到 Google 的變化。當然,他喜歡這種變化。

      即使同樣是發表論文,在 Alberta 和 Google 差別很大。林告訴雷鋒網,在學校是必須發表論文,因為那是每年的考核標準,但在 Google,沒人鼓勵你寫,也沒人不讓你寫。動機是推動類似TensorFlow 這樣的開源項目,對行業做貢獻,占領從業者認知。

      而在操作層面,“發表學術論文一定要說服別人,所以得花很多時間把其他的可能性再做一遍,這種事純粹是為了寫文章,而在 Google 寫論文,只要說服自己,這樣的文章反而是確實想說的,而不是浪費時間。”

      雖然累計發表了 90 余篇論文,論文也被引用過 14000 余次,但林已經不記得自己最后一次以第一作者署名發表論文是什么時候了。

      這與他加入 Google 的初衷有關,也是他 2013 年從 Google Research 轉到工程部門的原因。“真正有用的東西,自然而然就不想寫文章,產品是最能體現研究成果的,如果能把產品做出來,為什么還要寫文章幫助別人復制你的產品?”

      Google Research 沒有產品出口則無疑讓林感到尷尬,當他還在研究院做問答系統時,必須找工程部門談產品化,“但 Google 的人都很聰明,什么東西都覺得自己能做出來,所以不愿意用別人的方案,即使用了也比較外圍。”

      更讓人崩潰的是,“工程部門的產品周期都比較短,時間長了這撥人就去做別的東西,而找到下一撥人一起做時,這中間是沒有記憶的,又要解決很多同樣的問題。”談到這些,林離開 Google 的原因便呼之欲出了。他告訴雷鋒網:

      “大公司慣性很大,Google 做語音助手也是,主要是把已有的服務放到對話框里,這種事最容易,大家也喜歡做,要是做一個全新的東西,其實總要踩這個人的腳,或者那個人的腳。要是在一個創業公司,我們就可以完全掌控,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于是 2016 年 3 月,新年過后,林德康辦好了 Google 的離職手續,4 月以 CTO 身份正式加入奇點機智,5 月便代表公司對 A 輪投資人說,“我們要做語音助手,而不是深度分享。”

      這條路是最好的

      林德康接受雷鋒網采訪那天,科技圈頭條是 AlphaGo Zero 完虐 AlphaGo,“無監督學習論”甚囂塵上。林否定了這種論調,并表示,即使 19 × 19 的棋盤可能性再多,也有邊界,而對包括自然語言交互在內的 AI 來說,最難的地方便是不知道邊界在哪。

      所以奇點機智的語音助手——小不點,一直沒以仿人的姿態示人,與 Siri、Cortana 相比,交互的針對性也更強,“小不點是在應用里幫用戶做事,應用場景很明確,猜中用戶意圖的概率會高很多。”

      雖然用完全不同的方式,實現了自然語言技術的產品化,但林毫不避諱與巨頭處在同一賽道的殘酷。在他看來,語音助手不可能在很窄的領域成功,要么很大,要么不存在。至于小不點會成為炮灰還是殺出血路,他沒有直說,而是告訴雷鋒網, 

      “從歷史的角度看,Siri 這種接后臺服務的語音助手發展慢,多少年也覆蓋不了多少功能,我們比它快很多。而語音助手只要幫助用戶的頻率足夠高,哪怕它不是全能,用戶也更愿意用。”

      實際上奇點也不可能像大公司那樣做平臺,做生態,雖然林身上有不少光環加持,但他始終保持一份創業者的自覺,“如果我們像 Google、蘋果那樣搭一個平臺,誰來接入?”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看,林都認為,小不點現在走的這條路,“是最好的。”

      “當然,失敗的可能性也大,”林笑道,“如果失敗概率小的話,這個事也輪不到我們來做。”而在他看來,炮灰與否又與他個人選擇的正確性毫無干系,“因為成功的不可控因素太多,所以對輸贏來說沒什么參考價值,反正只要是自己喜歡做這件事,就不會輸,只會有贏得更多或更少的問題。”

      想加盟開店做老板?填寫信息由專業的創業顧問向您推薦靠譜項目
      加盟“五”步法

      1.填寫信息

      2.溝通需求

      3.項目推薦

      4.合作洽談

      5.加盟成功

      *您的稱呼:
      *聯系電話:
      您想說的:
      *驗證碼:
      已有人閱讀
      84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