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qjuar"></th>

  1. <strike id="qjuar"><sup id="qjuar"></sup></strike>

    <strike id="qjuar"></strike><object id="qjuar"><option id="qjuar"></option></object>

    <thead id="qjuar"></thead>
    1. <code id="qjuar"><nobr id="qjuar"><sub id="qjuar"></sub></nobr></code>

    2. 行業分類:餐飲教育酒店休閑服務家居家紡服裝酒水飲品零售醫藥建材環保珠寶美容母嬰汽車金融
      加盟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加盟資訊  創業故事資訊正文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發布時間:2020-03-19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高 唯偉瘦了,精神狀態也不太好,見他的時候,他一直抽煙,一根接一根。 他神情有些落寞,與6月份酷騎發布黃金單車時的意氣風發相比,判若兩人。 我可能不大適合做一個創業者,感覺沒有意義。高唯偉說話的聲音很小,從他的眼神和舉止中可以看出,此時的他不"

      唯偉瘦了,精神狀態也不太好,見他的時候,他一直抽煙,一根接一根。

      他神情有些落寞,與6月份酷騎發布“黃金單車”時的意氣風發相比,判若兩人。

      “我可能不大適合做一個創業者,感覺沒有意義。”高唯偉說話的聲音很小,從他的眼神和舉止中可以看出,此時的他不僅落寞,還有一絲的焦慮和不安。

      “干嘛那么拼,干嘛要做這些事情呢?”他反復說。

      看得出,酷騎的失敗對他打擊極大,他甚至開始對自己所為之努力的事業產生懷疑。他覺得失去了創業的價值與意義,他不知道自己在追尋什么?

      在他看來,創業者表面看著很光鮮,實際過的是非人的生活。沒有周六日,沒有陪家人的時間,沒有任何享受,而且承受著一般人無法承受的壓力和痛苦。

      多年來的心血和積累全都化為烏有,這種犧牲是巨大的,不僅是投入,還消耗了精力和夢想,這種煎熬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家人對他的狀況非常擔心,卻也無能為力,只希望他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當你順風順水,做的好的時候大家可能還挺認可的,但是當你遇到一些困難,稍微有一些做得不好的地方,大家就各種不理解,包括用戶、員工以及供應商就各種辱罵、趁火打劫,導致雪上加霜。”

      這些,讓高唯偉有些心寒。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今年6月,高唯偉在酷騎發布會

      9月28日,正在上海談融資的高唯偉接到了大股東打來的電話,幾個小時后,酷騎單車官方發出公告,因“管理能力不足”宣布罷免高唯偉的CEO職務。

      他平靜的接受了這一切,原本他還抱著最后一絲的希望,但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什么想法,沒有情緒,他有點麻木了。

      這些日子,他有些筋疲力盡,他每天都在拼命想辦法把問題處理好。巨大的壓力壓的他有些透不過氣,他沒有排泄的方法,唯一的辦法就是盡量去解決。他只想盡快卸下這個壓力,給用戶、給員工、給社會一個交代。

      無序的擴張

      這場戰爭和高唯偉預估的有點不太一樣。

      6月初,酷騎單車高調發布了一款“黃金單車”,這款車瞬間在社交媒體刷屏。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酷騎發布的土豪金單車

      酷騎的用戶也因此在一個月內從700萬猛增到超過1400萬,投放單車超過140萬輛,進入城市超過50個,如果算上校園和景區的話達到了62個城市。據第三方數據顯示,今年5月,酷奇已經成為繼摩拜、ofo之后,排名第三的共享單車。

      而這也直接膨脹了高唯偉的野心,使酷騎走上了無序擴張的道路。

      但酷騎的運營能力卻沒有跟上,導致的結果就是,過分注重投放城市數量,忽略了投放單車和城市人口的合理比例。線下運營人員的比例比摩拜和ofo都要低,一個運維人員負責大約500輛車。

      而據媒體報道,沈陽最高峰時擁有130萬注冊用戶,但僅僅投放了12萬輛車。此外,由于管理不當以及人力不足,單車損毀率和丟失率居高不下,用戶經常找不到車,體驗非常差。以至于后來,很多退款都來自于沈陽。

      今年4月,交通運輸部出臺了《共享單車指導意見》,高唯偉和他的團隊有些擔心,他們擔心有些城市如果不先投進去,以后就進不去了。正是這個擔心,讓酷騎的戰略開始變得分散。

      “酷騎走到今天,就是因為我們野心太大了。總想做一個改變中國、影響世界的偉大企業。這么大的野心,造成我們做事比較急,資金、資源都跟不上,導致今天這個局面。”高唯偉說。

      由于盲目的快速擴張,酷騎的資金在7月就開始出現壓力。

      據了解,酷騎單車的成本約為550元/輛,黃金單車的造價則在1200-1500元左右,比300元的ofo小黃車要高出4-5倍。

      如今,黃金單車已經不見了蹤影。據媒體報道,由于黃金單車在太陽的直曬下容易晃眼,涉嫌光污染,已經被有關部門叫停。“大部分都在庫房,因為缺配件,但是沒錢買配件。”一位員工透露。

      七八月間,高唯偉也曾四處尋找投資,但并沒有結果。

      隨后,酷騎推出了合伙人模式。據了解,申請成為酷騎合伙人后,可以得到2000輛車,作賬100萬元,三年內按年化率24%還給酷騎。酷騎還為合伙人算了一筆賬,每輛車每天被使用5次,每次收費0.3元,每個月能收入9萬元,減去要還的本息后,每個月收益4.2萬元。在酷騎合伙人申請的網頁上寫著,“0投入0風險,兩年成為百萬富翁”。

      “推出加盟制的目的就是為了快速回籠資金,相當于賣車,我把車給你,你把車錢給我,后面的盈利再分成。比如合伙人一共要出20萬,先拿出10萬,剩下的10萬可以通過單車的押金來抵扣。”一位員工透露。但是還沒等合伙人模式獲得收益,酷騎就經營不下去了。

      而現在,他的野心正在紛涌而至的不理解和謾罵聲中消失殆盡。

      恐慌性的擠兌

      因為資金緊張,酷騎單車從8月中旬開始出現退押金遲緩的問題。

      “當時退押金遲緩,是因為有一部分用戶,每天充值和退押金比較頻繁。退一筆我們得交一塊多的手續費,所以每個月會產生一百多萬的通道費用,我們認為公司無法長時間承擔這樣的重負。”高唯偉解釋說。

      所以8月25日,酷騎退押金的周期就從原先的1-7個工作日,改為7個工作日。

      也正是這個決定,讓事情開始變得糟糕。

      “我們改為7個工作日,競爭對手就開始利用這個做暗示,不斷的發一些負面信息,甚至散布一些惡意謠言,引導用戶退押金。”在高唯偉看來,酷騎的負面信息,主要就是競爭對手所為。

      隨著不斷被曝光,用戶開始集中申請退款,高峰的時候每天有三、四萬用戶申請退押金。隨后,酷騎單車以產品升級為由關閉了自動退押金的功能。用戶無法正常申請退押金,不滿情緒開始在網上發酵,經過社交媒體的傳播,事情進入到了惡性循環之中。

      這是一個錯誤的決策,并最終導致了今天的局面。

      “事實上,剛開始只是幾千人退押金,資金缺口并不大,如果通過籌款和提升運營能力,是有可能度過難關的。”一位酷騎內部員工表示。

      與此同時,酷騎名存實亡,酷騎卷款10億,酷騎倒閉等負面文章不斷在網上發酵。

      申請退款的用戶變得越來越多,在酷騎總部所在的北京通州萬達廣場樓下,來退押金的用戶排起了長龍。因為無法正常退款,這些用戶不得不跑到酷騎總部來排隊登記,想要拿回自己的押金。

      因為沒有人知道,這家公司還能不能活到明天。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退押金的用戶在酷騎樓下

      據媒體報道,僅在西安,9月份就有3007人次針對“酷騎單車押金難退”進行投訴。在與高唯偉見面的一個小時內,他的手機不停有電話打進來,找他的除了供應商、媒體外還有工商,工商部門要求酷騎處理用戶的投訴,高唯偉回復,全力解決。

      不斷的有人退押金,已經超出了高唯偉和酷騎的掌控。后來,就變成了用戶恐慌性的擠兌。

      “前后退了有幾十萬用戶的押金。”高唯偉告訴獵云網。目前,酷騎單車的注冊用戶有1800萬,其中還有150萬左右的用戶押金未退還。

      “我們一直在全力以赴的處理當中,但是再怎么處理也擱不住同行不斷地發負面,導致用戶不斷去試,最后愈演愈烈,造成了目前的擠兌和恐慌。”

      在高唯偉看來,酷騎的押金擠兌,主要原因就是同行不斷的炒作。共享單車其實是一個類金融行業,如果資金使用不當,很容就會產生押金擠兌的風險。

      網上的攻擊或謾罵也越來越多,對于這些,高唯偉表示沒時間去看。“酷騎單車也好,我本人也好,我們一直是一個良心做人和用心做事的企業和個人。”

      “比如押金短期退不了,就開始各種辱罵,說我們是騙子、要倒閉了等等。不就是298嗎?你其實還可以騎車,大不了酷騎倒閉了,你還可以騎一輛車回家,作為用戶是損失不了什么的。實際上,我們在這其中損失是最大的,是傾其所有。”高唯偉說。

      神秘的P2P公司

      在眾多的負面新聞中,一家名為誠信貸的P2P公司被反復提及,這家辦公地址同樣位于北京通州萬達廣場寫字樓30層的公司,就在酷騎對面。

      據酷騎一位內部員工爆料,酷騎所有的財務和技術人員都在誠信貸辦公,兩家共用一個財務,人員也經常來回對調。但高唯偉否認了這一說法,“本身就在同一層辦公,沒有共用現象。”

      此前,有媒體報道說高唯偉在擔任酷騎CEO期間,利用用戶押金與誠信貸做交易。還有共享單車業內人士表示,酷騎資金鏈出現問題,除了動用用戶押金外,更重要的是其使用了大量的互金領域的資金進行擴張。

      對于酷騎與誠信貸的關系,酷騎和高唯偉一直選擇沉默。

      “這個肯定沒有,這是競爭對手在黑我們。當時退押金的用戶比例是非常少的,我們不希望讓競爭對手再去炒這個事情,這就是當初我們一直沉默的原因。”高唯偉告訴獵云網。

      但是據媒體報道,誠信貸大股東趙恒郡與高唯偉有過多次交集,而酷騎多家分公司負責人高夢則為高唯偉侄女,甚至有而酷騎員工表示,酷騎股東張夫芝與畢言實則為高唯偉的代持。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此外,還有報道稱,為酷騎提供“充電”功能的海爾無線和提供“共享雨傘”的深圳傘多多公司,都是高唯偉投資的公司,前者投了A輪的3000萬元,后者投了天使輪100萬元。

      據了解,目前酷騎總部所在的通州萬達30層,除了處理押金的辦公室開著,酷騎以及誠信貸均大門緊閉。

      如果沒有爆發押金擠兌問題,高唯偉原本可能會在8月推出攜帶“共享雨傘”的4.0版土豪金單車。

      9月30日,高唯偉在朋友圈轉發了一篇文章,《摩拜偷盜友商單車,胡瑋煒所謂“企業家精神”何在?》。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9月28日,有媒體報道,26號早上,杭州相關部門攔下一輛摩拜廂式貨車,車內裝滿各種品牌的共享單車。摩拜工作人員表示,是在轉運的過程中誤裝了車。而摩拜單車杭州濱江蕭山區負責人則辯稱,有些路面的“維護”需要“保障工作”。

      高唯偉在下方評論道,酷騎就是被某些拜類胡搞成今天這樣的,誰讓人家是媒體出身呢?有資源又有經驗。

      “這場戰爭,如果不是同行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黑我們。酷騎也不會有今天的結果,我們還是能夠做到很好的。”在高唯偉看來,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式和商業模式都非常好,酷騎之所以走到今天,整個過程都是有預謀的。

      高唯偉所說,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產品、研發和供應鏈上。對于公關,他并不在行。“我們沒有精力,也沒有人手去處理這些問題。我們不是這個行業出身,也沒有這方面的資源和專業性,有的同行在這方面比我們要強。”

      但從根本上說,酷奇單車的擠兌源于管理層的盲目自信,高唯偉沒有充分認識到共享單車市場的殘酷競爭。在黃金單車走紅之后盲目擴張,在關鍵時刻決策失誤。

      “我們肯定存在一定的管理經驗不足的問題,其實6月份的時候就已經在收。畢竟以前也沒操過這么大的盤子,但最主要的是資金跟不上,導致問題不斷積累,產生連鎖反應,一亂都亂了。”

      融資不利、決策失誤、押金挪用、惡性競爭使得這家公司一步步滑向深淵,而押金擠兌則成為壓垮他們的最后一根稻草。

      洗牌提前到來

      今年6月,悟空單車宣布停止運營,成為第一家倒下的共享單車。隨后3Vbike、町町單車也相繼倒下。町町單車雖然只在南京投放了5000輛,卻造成了近20萬的押金無法退還。

      讓高唯偉沒有想到的是,同樣的事情會很快的發生在酷騎身上。“當時的確沒有想到,因為我們當時的運營還是一切順利的。”

      與共享單車在資本市場的火熱不同,酷騎始終沒有拿到過外部融資。

      酷騎的資金來源主要是大股東張夫芝和畢言兩個人的投入,前后造車總共投入了9個多億。“因為以前數據還挺好的,正常的經營就可以,所以把整個精力都放在了單車上面,融資啟動的比較晚。”高唯偉說。

      據好奇心日報披露的數據,最高峰的時候,市場上有接近70家共享單車,募集了超過170億的巨額資金,但其中89.7%的錢都投在了摩拜和ofo手中。其它單車在今年4月之后,已經很難拿到融資。

      “資本太瘋狂了,都投向了第一名和第二名,第三名之后的公司,資本相對比較謹慎。”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今年1月,小藍單車完成4億元A輪融資,估值達到10億元,但此后就再未宣布過融資消息,曾有消息稱小藍在3月份的B輪融已接近談成,不過后來也沒了音訊。

      但與此同時,摩拜和ofo則分別在六七月份,完成超6億美元和超7億美元的融資。

      在投資人看來,ofo和摩拜已經占據了大部市場份額,海外市場又搶得先機,在國內市場新增用戶逐步放緩的情況下,其他品牌很難有趕超和錯位競爭的機會,投資盈利的可能性無限縮小。因此對于其他,投資人顯然不愿再投錢。

      近日,朱嘯虎在某論壇上表示,目前共享單場行業的格局已經確定,前兩家占據了95%的市場份額,其他品牌僅占5%。

      顯然,不論是資金實力,還是市場占有率,兩大巨頭已經將其他共享單車遠遠甩在身后。

      而在拿到巨額融資后,摩拜和ofo已經不僅僅專注于跑馬圈地了,而是玩起了免費。摩拜和ofo相繼推出了“1元包月”這種近乎免費的優惠活動。至此,整個行業開始陷入“免費大戰”。

      其實,摩拜和ofo最初的體驗都不是最好,摩拜太重、定位也不精準,而ofo則是沒有定位、并且質量差、損壞嚴重。

      相反,許多二線單車的體驗卻做的很好。在很多人看來,小藍單車在用戶體驗上絕不輸于ofo和摩拜,尤其是小藍的變速車,獲得了很多騎行愛好者的青睞。

      但在這場倒貼錢的大戰里,再好的體驗,也比不上免費。

      在這場本就需要消耗大量資金的戰爭中,二線單車一方面拿不到新的融資,一方面又不得不跟上免費的節奏,失去了基本的騎行收入,導致資金壓力越來越大,可謂典型的釜底抽薪。即使酷騎高峰時期日訂單將近300萬,流水也甚低。

      而斷了資金的二線共享單車,不得不打起押金的主意。據一位內部員工透露,酷騎前后挪用了大約4億元押金用來造車。

      這并不是個例,小藍單車副總裁胡宇沸今年2月在接受采訪時也承認,小藍單車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戶的退款需求,而其他一部分則用于生產車輛。

      8月初,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聯合出臺的《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共享單車企業應嚴格區分自有資金和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在企業注冊地開立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賬戶,實施專款專用。盡管如此,但真正落實的企業卻很少。

      失去資金支持的二線共享單車,壓力是空前的,不得不挪用押金投入市場競爭。但這樣又帶來了巨大的風險,因為很容易就出現押金擠兌。

      不僅酷騎,小鳴單車、小藍單車、熊貓單車也相繼出現了大面積押金難退的情況。

      今年3月,小藍單車推出199元的半年特權卡,只要在有效期內6天有騎行記錄且未退押金,180天后即可全額返現。9月末,特權卡進入返現期,但用戶卻發現,小藍單車突然強制將半年特權卡升至全年特權卡,用戶的提現時間推遲了半年。

      九月初,高唯偉向摩拜和ofo提出被收購意向,但被拒絕。“他們沒有看到酷騎的價值,他們認為自己就可以做好,沒有必要去收購。”高唯偉說。而據媒體報道,小藍此前也曾向ofo、摩拜提出被收購意向,同樣遭到了拒絕。

      “他們肯定會一個一個收拾。”在高唯偉看來,這就是他們兩家針對其他共享單車品牌有預謀的攻擊。“我們可能是最嚴重的,因為我們給他們造成了壓力。”

      共享單車的洗牌潮,正在從邊緣品牌向二線品牌蔓延。“其他共享單車未來肯定都跟酷騎差不多,走上酷騎的道路。”

      而這一切,或許是早已寫好的劇本。

      夢想誰沒有呢

      “現在酷騎賬上只有5000萬。”高唯偉告訴獵云網。

      而酷騎的欠款則達到了6、7億,欠款包括兩方面,一是4.5億多元的用戶押金,二是2億多的供應商欠款。在生產線上,大約還有10萬輛酷騎單車處于停產的狀態。

      從9月開始,酷騎全面收縮,每個分公司只留4個人,公司員工從原先的900多人減到不足300人。9月22日,酷騎單車突然強制解散全國各分公司,同時要求各分公司員工簽署離職協議書,不簽署不發放工資。

      國慶前一天,高唯偉在酷騎微信群內發消息稱,原定于9月30日發放的離職員工工資推遲至10月15日,兩天后,高唯偉再次發消息稱公司賬上已無資金。截止目前,四百多員工的工資均未到賬。對于員工的質疑,高唯偉對媒體回應稱“隨便怎么說了”。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高唯偉是那種天生就有野心的人,他不會過也不滿足于安逸、舒適的生活。其實在2010年,高唯偉就實現了財務自由,那時的他就可以在北京住別墅,開好車,過有錢有閑的生活,但是他沒有。

      高唯偉初中畢業就隨家人來到北京打拼。能達到今天的成就,實屬不易。

      從創業到現在,高唯偉一直都在拼命,沒有休息時間。有一年春節,他一直忙著處理客戶的問題,直到外邊放鞭炮,他才意識到了今天是除夕。

      高唯偉沒有什么愛好,他說自己最大的愛好就是工作。休息,對他來說是一種奢望。對他來講,不論是做投資還是創業,已經不是為錢,而是為了夢想。“夢想誰沒有呢”,高唯偉說。

      夢想是巨大的,但現實是殘酷的。這一次,高唯偉遇上了他人生中最大的挫折。

      高唯偉說他現在的處境跟賈躍亭很像。“今天我們遇到的這種壓力,實際不如褚時健、史玉柱、孫宏斌他們遇到的挫折大,他們內心太強大了。”

      眼下,他只希望能夠盡快過度交接,把事情處理圓滿。等事情處理好之后,他說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人生沒有如果

      9月29日,酷騎單車宣布,將以10億元的價格被收購,收購方為四川某集團。其中包括酷騎之前累計投入的9億多元資產以及140萬輛車,收購方將負責處理好酷騎后續押金退款事宜。

      對話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我認為值也好不值也好,都不重要了,哪怕我們自己投的錢都虧完,都化為0,我們都愿意!只是希望這件事能平穩過渡,不辜負用戶,不辜負員工,不給這個行業和社會造成不好的影響。”據高唯偉透露,目前收購事宜正在加緊推進,盡調完后就開始交接。

      對于其他共享單車企業,他建議不要著急,戰線不要拉得太長,要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做好,再慢慢做大做強。即使做不到第一,也可以做一個非常小而美的企業。

      其次,他認為政府應當制定一個合理的規劃,比如投放量。另外企業需要一個良性、公平的競爭環境,企業不能用惡性手段去競爭,包括免費、免押金等非理性競爭。這樣的話,企業就可以自己造血,對融資的需求也就不那么大了。

      對于酷騎,高唯偉認為現在還不確定。“即使失敗了,我們也是雖敗猶榮。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在有限的人力和財力下,做到今天這個投放量,市場占有率。在某種意義上,我認為已經成功了。”

      被收購,或許已經成為酷騎最好的出路。談及未來,高唯偉說他想做做投資,然后做一個與世無爭的普通人。

      “假如這一次收購不成功,怎么辦?”

      “不知道,最壞的情況就是破產。”

      “如果再重新來過一次,你會怎么做?”

      “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想加盟開店做老板?填寫信息由專業的創業顧問向您推薦靠譜項目
      加盟“五”步法

      1.填寫信息

      2.溝通需求

      3.項目推薦

      4.合作洽談

      5.加盟成功

      *您的稱呼:
      *聯系電話:
      您想說的:
      *驗證碼:
      已有人閱讀
      84彩票app